大聋瞎小聋瞎都是龙虾

我才是澄澄的土拨鼠啊嗷嗷!

【刀剑乱舞】雏鸟1(刀剑视角 有)

女审神,刀→审有,玛丽苏有(*/ω╲*)


主要是石切审(*/ω╲*),其他刀→审 也可能有


每篇都可能有,不同刀剑的视角


终于下定决心来 嫖papa了,苏papa了(*/ω╲*)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那么,Let's party~(并不)


— —正文— —》》


      审神对父系男子没有抵抗力。这一点简直明显到,连迟钝的她自己,都察觉到了。


      原以为,当自己真正成熟起来了,就不会再对这类人产生类似孺慕之情。而自从来到本丸之后,不短时间来的历练,也让自己有所成长,让她逐渐由爱撒娇,爱接受别人的爱,转变为给予别人爱。从接受,到给予,她以为她终于做到了,终于变得成熟了。可却没想到,有一天,她锻出了石切丸。


      从别的审神者那里听说的,关于石切丸最多的,不外乎“papa”,“机动慢”,这样的关键字。她以前只是一笑,papa就papa呗,有了麻麻,还怕来个papa吗?正好齐活了!——这样,完全没有深入思考(比如,石切丸为什么会被称作papa)。


      直到锻出他的那一天,审神才想起了,一度被自己属性支配,而产生的不堪回首的青春期回忆。【。】


      沉稳却也带着些天然的音色,令人安心的眉眼,柔和的笑容,让声控的审神一下子在心里打了大大的勾勾——不错的声音,我喜欢~


      随后,露出了后来自己都惊奇的(马丹我当时是怎么做到心无杂念的!)与平日一般无二的笑容。


      接下来的一天,过得再次让后来的审神,感觉意外的自然。


      大概是自己那时还是平常心吧。。审神内牛满面。


      是的,那一天,第一次出阵的石切丸,表现了惊人的战场适应能力,第一战就做到了一砍三。奠定了审神心目中,沉稳可靠的高大形象。


      然而也是那一天,最后一战,新人的他为了保护被敌刀袭击的她,受了伤。明明不为她挡刀的话,就能无伤凯旋,给本丸里的伙伴留下不错的印象。可他却。。。


      【对战中,历史修正主义者对审神者的攻击,是无效的。】




       才第一天上战场的他,大概还不知道吧。



       又倘若,他知道,却仍然选择要护住她吗?


      ——也就是说,他或许是下意识就去保护她,不想让她受到伤害了。


    “。。。。。。”心态,或许就是在知晓这事的时候改变的。


   “啊,抱歉抱歉,下次不会了,”他想起她出阵时扬起的意气风发的笑容,估摸出自家主君虽然是女孩子,却大概有着不愿输给男性,不愿做个被人保护的小公主的心性吧。于是顺势这样说,却不知道审神此时心底,有怎样的声音,在颤抖着,呐喊着。


     抱歉抱歉,下次不会了——不会,保护你了。


     [不!请你保护我!请你下一次也要保护我!请你。。  ] 声音戛然而止。


     [我在想些什么呀……  ] 


     [我来到这里,不是为了让别人来保护我的啊。。明明保护他们不受伤,才是我的职责。  ] 


     [事到如今,还大言不惭的想要别人的保护吗。。呵呵,明明不想输给男性的是我,自告奋勇的要出阵的也是我,幸好对审神者攻击无效、才不会成为他们包袱的也是我。。  ] 


     [结果,我还是个想向人撒娇的小孩子吗。。  ] 


     [下次不会了。。。吗  ] 


     [石切丸,说得很好,做得。。很好  ] ——或许就像真正的父亲一样,引导着,严厉的,教育子女——打破,孩子不该有的不切实幻想。


      她最后还是庆幸自己有着不错的忍耐力,强行忍耐下了内心的话语。 


     [ 不然,就太难看了啊。。作为主君  ] 最后还是强装自然的,逃离了手入室。


      逃回了自己房间。




      猛的拉上门,来不及点灯。她靠着门,身体滑落下来。


      紧紧抱住自己的双臂,好像这样,就能止住内心不住的颤抖。


      她究竟,要怎样对待石切丸才好?


      papa?部下?和其他刀一样的 自己的小辈一样?


      。。。


      她忽然意识到,就算再怎么像,他也不是那个人,不是自己的父亲。


      石切丸,只是“石切丸”而已。


      自己的心理问题不该套在他身上。


      还是按平常心对待好了。


      明天该出阵出阵,该远征远征,该。。。


      咳。。她好像忽略了一个问题。


      默默点上灯,她开始书写明天的任务安排。


      然后,问题来了。


     挖掘机技术哪家强?呸!划掉!


     石切丸,咋安排?


     作为本丸唯二的大太,这是重要的战力,要尽早锻炼起来才是。


      只是。。。这么快的适应战场,真的不会对才获得一天的人类身体,产生负担吗?


      还是说,在逞强不说?


      她不觉皱起了眉头,过了一会,又松开,叹了气。


      果然还是她的错,不该心怀鬼胎。若是一直平常心对待,她早该想到的。


      可是如今,她是逃般的离开了手入室,根本没有问及此事,光顾着自己的心事,完全没有尽到上司关心下属的责任。


      果然,,还是明天去好好表达歉意好了,这个时候就别去打扰别人休息了。


      不过,说到表达歉意,还是用行动补偿比较好吧?


      对刀来说,果然还是让他多上战场,才是最好的吧?


      可是。。考虑到对身体的负担。


      还是让他当队长吧!升级快,大家都是熟手了,对新人还能引导引导,负担比较小。新人会当几天队长,也是常有的事,大家应该不会有排斥。


      嗯,不错。就这么定了。审神抬笔记下备忘:


      【石切丸,队长】


      那么,编到哪一队呢?审神本丸,目前总共三队。


      第二队,今天出了阵,明天休整了要去远征,要让石切丸出阵,否定。


      第三队,今天远征了才回来,也要休整后才出阵,而且,队员等级普遍偏高,带着升级是好,可是为了跟上队伍,不成为队伍的负担,对身体的负担会加大,还是过一段时间吧。


      那么,第一队?


      嗯,大家的等级相差的不是很大,也正好是空档期,也差不多可以出阵了。。不过,只经过一晚上的休息,第二天一早就出阵,还是太勉强了吧。


      还是先让他休整一两天了,再编入第一队好了。


      于是,她默默写下备忘:【第一队,过两天。】


      那时的审神,没有注意到,自己顺着思考顺序记下的关键字,最终组成了什么。




      那是人生的巨大危机!!!!




      不过现在的审神,纠正了心态后,清楚的思考后,还是觉得自己把正在手入的缓冲时间里的,石切丸一个人放在一边,果然不太好,毕竟是第一天来本丸,什么都不清楚。


      虽说可以之后让近侍去接他出来,安排居所,可是自己之前也说过“手入好了再给大家介绍”的话,临时让近侍去介绍他,未免显得对他不重视,说不定会对他带来不利影响。


      ——果然,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跳完。


      思绪整理完毕,审神估摸着时间,抬脚走向手入室。


— —tbc— —

评论
© 大聋瞎小聋瞎都是龙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