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聋瞎小聋瞎都是龙虾

我才是澄澄的土拨鼠啊嗷嗷!

【刀剑乱舞】今日脑洞:XXX的审神很悲伤

被锻刀刺激到,怒写修罗场QAQ

【腐系婶婶】&三日月,鹤丸 的故事

刀→审有,ooc有

虽然是【腐系审神】,但确实是【乙女向】

★避雷注意,接受不了的话,请右上角红X_(:3」∠)_

女审神,玛丽苏有
慎入啊亲

p.s 审神cp吃 三日鹤w
标题的XXX,绝对不是“修罗场”w
————》


炉火熄灭了,冷却水也冷了,锻刀房里,安静得有点冷。

“大姐姐?”萤丸歪了歪头,望向审神者。

中午的时候,审神心血来潮,一改平时日课锻刀all50,5675的公式下去,居然分别是3:00,4:00,3:20。审神当场傻眼了。

审神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朝一日能踏入欧洲,安安分分做个亚洲人就好。

可是她望了望身边的萤丸,说起来萤总还是三日月锻出来的…

是的,她确实是有 可以称为“欧洲人认证”的三日月,可是他却是她用政府送的御札赌出来的…

政府御札有毒,那段时间靠这个接回千岁老人的,可是像雪片一样多呢。

所以说,她其实还是个小小的亚洲人而已啦

然后…自从有了三日月,她才渐渐感受到,有一个来自欧洲的老爷爷,有多好qwq

萤丸就是他锻出来的…

然后,她自己倒是一直运气平平。

本丸唯一四花太刀,鹤丸,也是御札赌出来的,和三日月一起来的。

也算是圆了她三日鹤的梦_(:3」∠)_虽然她只敢在一边看着他们默默yy,从来不敢当着他们的面腐【安详】

所以两刀并不知情。

不过说起鹤丸来,其实那次三张御札,出的,是一个三日月,两个鹤丸。

正当她琢磨着,自家两鹤一爷,真是便宜了三日月那老头子,让他左拥右抱,事情就出现了180度的变化。

刚刚出现的第二个鹤丸国永,在樱花雨还没落完、自己自我介绍还没说出口的瞬间,眼睁睁的成人影像,犹如月夜水面 随风荡漾,泛起涟漪般,渐渐迷惑人眼。

等一切平静下来后,坐在地上的鹤丸国永睁开了有些迷茫的眼,然后冲着审神一个软乎乎,萌哒哒的笑容,“哟,我是鹤丸国永。这样忽然的到来,吓到了吗?”

Oh、My、Goddddd!!

幼、幼鹤!!!!

世界的宝物!!!

如果可以,审神一定会飘起樱花·暴风雨。

然后,明明比白团子 幼鹤,来得早一步的三日月,就此一开始就受到了来自鹤丸国永的,“各种打压”…

明明是同时从Lv.1 编入队伍,审神者却总让鹤丸的练度比他三日月,高上那么一两级。

虽说也是小事,三日月也不怎么放在心上,但就是这么一两级的区别,保持得久了,他也渐渐看出点什么。

比如,不管出不出阵,她都愿意和那只鹤待在一起,出阵也好,去万屋也好,她都愿意把他带在身边。
有时虽然不是刻意约在一起,但是那种自然而然的相处,总能让他三日月,不自觉的眉头微蹙。

明明平时不出阵时,都不会想到和自己(三日月)一起说说话。

他有时也不明白,自己心底 在急躁些什么。

千年的等待,让他学会了忍耐,沉淀下光华,敛起锋芒,不再像个毛头小子,一着急就乱冲乱撞。

这点细小的焦躁,他压得住。

可今天中午,从萤丸那听来的消息,让他拿茶杯的手,微微滞了下。

“大姐姐今天运气真好~锻出了3:20和4:00呢!她让我跟您说说,说不定能接回您的兄弟呢!”

为什么不亲自来和我说呢。他垂下眼帘。

小狐丸…么。

她曾在他面前毫不掩饰的,表示出对小狐丸的好奇和欣赏。

这大抵,和她对鹤丸的感觉,差不多吧…

心底的一丝异样,再次浮上来,哽得他,对萤丸的笑容或许都不太自然吧。

然后,听着萤丸继续说着,她没有使用加速札,四个小时后再去锻刀房。

他望了望时钟,暗暗记下了时间。

然后,她继续自己的日常工作,日子过得有条不紊;可他这里,一分一秒,都过得煎熬。

——只留他一人的空室,安静得,他能听见心底的杂乱呢喃。

——别吵。


“大姐姐,锻刀房那边应该好了哦~”

听到萤丸的提醒,她放下笔,心里有点方。

其实她一下午都惦记着这件事的。

甚至还偷偷在心里想着,会不会开出来“小狐三日鹤一期”这种贵圈真乱(划掉)修罗场。

虽然她只吃三日鹤_(:3」∠)_

但是本丸恋爱自由,开出来修罗场也没事。

咳,这还八字没一撇呢。

更何况,这次的4:00也有可能又是一只三日月呢?

她乐着乐着,悲从中来。

万一这次的3:20也是鹤球呢( ・᷄ὢ・᷅ )

于是磨叽磨叽着,到了晚上。

受到萤丸提醒的时候,她觉得可能再不能拖下去了。

于是撂下笔,

“走。”

有些心情微妙的,去了锻刀房。

路过庭院时,她抬头望了望夜空。

天气已经转凉,夜里温度很低。

她呼出一口气,在空气里凝结成白气。

“今天是,新月呢…”


(今日は、三日月だね…)





萤丸顺着她的视线,望向天上那轮弯弯的月亮。

“是的呢,大姐姐~”

“嗯,走吧~”她笑笑,动作沉稳起来。

萤丸看在眼里,却欢快的应了声,什么也没说。

“哟,我是鹤丸国永。这样突然到来,吓到了吗?”

嘤嘤嘤嘤嘤,我就知道QAQ

审神,三鹤,达成。

可以斗地主了啊,鹤球…

然后审神 眼神死的【划掉】细微颤抖着的,将手伸向了,之前标着4:00的刀剑。

繁花过后,有高大的身影显现出来。

“三日月宗近…诶?”

眼前的景象,摇摇晃晃的,变化起来。

待一切平稳下来,俨然又是一只小团子立在那里…

“三日月?”

“嗯!!”脆生生的童音。

“哦~”萤丸在一旁乐坏了,嘻嘻,总算有人比我矮了~

本该沮丧,又或者,应该高兴的审神,此刻却抿着唇,浅浅笑起来。

她蹲下身来,现在小小的三日月,只有这样才能和她平视。

她开口,正准备说点什么。

身后却传来不大不小的声响。

她顺着小三日月的视线望过去。

——啊,是大三日月。

好像是匆匆忙忙赶来的,头发有些许凌乱。

“三日月。”她轻轻唤了一声。

引来一大一小两双眼睛的注视。

眼底的弯月,还真一模一样啊…

好像回到了初次锻出三日月的时候。她恍恍惚惚的想。

他却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次睁眼,看见她的时候,她未曾进行过“呼名”。

名字,是契约,是束缚,也是联系的证明。

在“呼名”的瞬间,他们之间,从此有了联系。

她那时,却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而现在…

为了迁就小小的他看着她,她蹲在那个自己面前,温柔的浅笑,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的。

弯弯的新月沉了下去。

她正打算叫站在门口的大三日月进屋来,衣服却被轻微的扯了一下。

嗯?

她回过头,居然就是小三日月,包了一包子的泪水,可怜兮兮的扁着嘴,忍着眼泪,望着自己:

“您、您已经有三日月了…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审神感觉自己心口中了一箭。

下一秒却意识到:

他在害怕被抛弃吗?

在害怕被贴上“无用”标签,然后丢弃吗?

她不禁伸出手,轻轻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看着他的眼眸里,好像在透过他,温柔又悲伤的,刻画描绘什么。





“留在我身边吧。”








“三日月。”


您的这句话,是说给谁的呢?








您想留住的,到底,是谁呢?


一路跑来时,心里的焦躁,一下子平静下来。

再下一次,大抵,就是沸腾了吧。


大三日月这样想着,可是事情往往出人意料。

如果时不时会锻出,幼形刀剑,是刀剑召唤系统的bug的话,那幼三日月的性格,会是这样子,是不是也是bug?

大三日月扶着额,他绝对不想承认自己小时候这么会折腾,而且还…

一大一小,视线不经意间相接。

啧!

大三日月隔着老远,一脸轻蔑的散发黑气,目光直指小三日月。

啧!

小三日月在审神视线死角里,一脸挑衅的斜睨回去,嘴角咧出轻蔑的笑,手上还不忘紧了紧 刚刚抓住的审神衣角。

萤丸在一旁,看着仿佛用视线就能短兵相接的,两个三日月。

嘻嘻,这下有好戏看了~


————tbc

相看两生厌的大小三日月ww

本来只是突发性脑洞,这下好像要写长了_(:3」∠)_

把三日月老爷子写ooc了果咩捏qwq

但是这次想写写看“会撒娇,会吃醋,会卖萌的蠢爷爷(划掉)三日月”呢~ (๑Ő௰Ő๑)

其实审神心里苦qwq 好不容易4:00,没有小狐,还来了个白切黑的小腹黑_(:3」∠)_

萤总也准备看好戏…

审神未来堪忧_(:3」∠)_

大家喜欢就留个言呗~

360度托马斯空中转体花式求留言,求赞ヽ(○´3`)ノ

评论(5)
热度(19)
© 大聋瞎小聋瞎都是龙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