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聋瞎小聋瞎都是龙虾

我才是澄澄的土拨鼠啊嗷嗷!

【刀剑乱舞】雏鸟3

之前许愿成功,过了科目四的还愿ヽ(✿゚▽゚)ノ

上次只写了第一章,第二章之后会慢慢补上哒=w=

相关文章点这里w→  雏鸟1    雏鸟N

玛丽苏,ooc有(cry)

能接受的话,let's go~(゜▽^*))


— — — —》》 
焦灼。 
 
本是沁凉的夏夜,可这清凉却好像传达不到审神心里。 
 
明日就要进行重要试验的焦急,让她坐立难安。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形势要求,简直压力不能更大。 
 
“啊啊啊啊啊啊!”她胡乱叫了一通,以为能发泄舒缓一下情绪,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XD,反而心里更烦躁了。 
 
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决定出去走走。 
 
夜色渐浓,四周景物的色彩都渐渐沉下去,一如她渐渐沉重的心。 
 
她一脸愁苦的漫步至庭院的小桥,从桥上往下望过去,湖水幽深,漆不见底。 
 
明明白天看来水那么浅,现在却。。 
 
她正想着忽然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整个人都一抖。 
“主君,您在做什么?” 
“石、石切papa?”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什么忽然这么。。”她声音透着紧张,却随着放下心来渐渐小下去。 
 
“啊,吓到您了吗,真是抱歉呀。可是,您在桥上做什么?大晚上的。” 
 
“呃。。看看风景什么的。。”她打着马虎眼,“你看,晚上的风景,和白天看来感觉完全不一样吧?” 
 
“是吗,”他眨了眨眼,“可是我看您脸色不太好,是有什么烦心事吗?” 
 
“这个。。。”她有些迟疑。 
 
“嗯?”他看着她,紫堇色的眼瞳温暖而又柔和,“啊,如果您不方便说的话,那真是在下唐突了。” 
他从不催促她,并且时常考虑到她的立场,给她留以余地,而正是这种柔和的包容,她最招架不住。 
 
qwq她心里默默飚着泪,决定坦白从宽。 
 
…… 
 
“……是这样吗。”他心下了然,她为这次试验准备了多久,付出了多少,本丸的大家都是有目共睹,压力大也是正常的事,只是…… 
 
“您太紧张了…” 
 
“我也不想啊,可是。。这并不好控制。” 
“那,要不要来我这里抽一张神签,看看明天的运势呢?神社里,也有祈求考运的御守哦。” 
 
“噗!”她不知一下想起了什么,笑了起来。(好像推销w 推销员石切233) 
 
“好的,那就拜托石切丸大人让我抽一支好签咯~对了,那能允我个御守吗?保佑保佑我明天试验及格?”她眨眨眼,一脸笑意,好像心中愁云一扫而光。 
 
“啊,当然了,既然是主君的话。”他笑着说,“那么,请随我来。” 
 
跟着石切,她来到鲜少涉足的刀剑房间。 
 
当屋子里落下暖光,淡淡熏香飘散出来,她感到一阵安心。或许是因为在这居住的人吧,就连进入这房间,都似乎能让人静下心来。 
 
“那么,请您随意坐坐,稍稍等我一下。”他转过身去找神签。 
 
她便在桌椅旁随意坐下,四周看了看,心下想着,身为女孩子的我,房间都没有这么香,想想实在是有点羞愧呢。。哦,不过,这大概是神社里惯用的熏香?下次我也在房间里熏点香试试? 
 
不得不说,审神脑洞真的很大,明明之前还焦急成那样,现在脑内却能blabla…… 
 
不过,当石切丸端着当神签的盘子来到她面前时,她的注意力便一下子被转移了—— 
“这可真是。。”审神简直想飘小花了,“好可爱!!” 
 
憨态可掬的小短腿马儿,身披色彩艳丽而不失端庄的马鞍,睁着小豆豆眼,好似一脸神气的叼着小纸卷微微仰头望着你,明明不过是个掌心大小的小玩偶,有的却一脸神气张扬,啊,不过也有乖乖萌萌的,神签长这样简直太犯规惹233
 
“怎么样?可还合您心意?”他眨眨眼,笑意泛上唇角。 
 
“我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可爱的神签!” 
 
“我家的神签似乎一直很受女孩子的欢迎呢,主君若是回现世,也可以到神社去看看,说不定还能看见更可爱的东西呢。” 
 
“哈哈,真是说得人心里痒痒的,别这样劝诱一个应考生啊qwq本来这些就够可爱了 qwq   这样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选呀!” 


“哈哈,那么,就请应考生大人抽一支合眼的吧,可不要因为它们太可爱了就挑花了眼呀~”


她看来看去,手指在它们上方移来移去,最终选定了一只神气十足的小马。


从它嘴里取出小纸卷,展开——审神整个人都定在了那里。


“石…石切?”


“嗯?”他看着她表情似乎不对,难道是抽到下下签了?他凑过去,看了看她的签。


“哦呀,恭喜您,金运,大吉呢,运势兴隆。”


“可我。。。”她的手似乎在抖,“这样,,不知道为什么反而感觉更紧张了QAQ”


“诶?”他有些楞了。


“嘛,既然是石切给我的签,一定没问题的,嗯,一定。”她默默握了握拳。


“是的,主君明天,一定能顺利通过试验的。”他的嗓音温醇柔和,仿佛笃定。


“qwq等等,让我喝点水压压惊先。”她说着伸手去拿桌上的茶壶倒水,却发现茶壶空空如也。


“瞧我都把这事给忘了,早先就该添水的。”


“这样吗?那顺便带点点心来呗~”取水在厨房,而点心也素来放在厨房。审神果然吃货属性不改,这个时候都还想到吃。


他看看她,无奈笑笑,“好好。。您稍等一下。”


之后,当他再回到房间时,审神似乎镇定了些。


他们的主君就是这样,虽说容易受刺激紧张起来,可是一打岔,注意力可能就被转移了。


而现今,这样紧张的状态也不是她自己想要的,大概,一直在努力调整吧。


“说起来,求神签的钱,审神我可是没有的哟!”


他笑笑,正准备说无妨,却被她打断。


“不过刀装倒是有很多,就拿那个抵吧!”


他有些愕然,然而,看着她带着笑意的眸子,出口的终是:“您真是。。其实并无妨,只不过是图个吉利的纸片而已。一般的神社都会。。”


“不,这是石切为我准备的,和外面的神社不同的。”


“有些时候,与结果相比,我更在意‘人’的心意呢。这是我出色的部下,石切丸为我准备的,这一点不会变。”


“主君。。”


“嗯,我有一群好部下呢~”她一脸当然,与自豪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然后啊,好像又有些后知后觉的不好意思的,忙说:“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石切你也早点休息吧。”


然后匆匆离开,拒绝了他送她。

 合上房门,笑意不禁侵染上唇角眉梢。


他眼睑微垂,低低笑着,摇了摇头。


眼角余光不经意落在了,少了一个纸卷的神签们上——可是它们摆放的位置。。似乎与自己去取点心前放好的,有几乎微不可见的区别。 
 
他叹了口气,伸手取出几个纸卷。 
 
我们的主君大人呀,明明在有些地方迟钝着,有时却——如此敏感。 
 
他将这几个纸卷扔掉。 
——金运的神签,还是不要太多的好呀。 
 
第二天,她起了个大早。比往日要早了许多。她有些困扰的揉了揉眼,暗自叹息果然还是紧张,昨夜梦里自己都还在和试验斗争,早晨要起的时候更是梦多,睡不安稳。于是干脆起了早,准备周全后,时间竟也还有富余。 
 
想着转换心情,她来到了庭院。 
 
她没想到的是,竟然闻到了馥郁的桂花香。她素来喜欢桂花的香味,然而本丸里种的多是樱花,她不禁张望着寻找起来。 
终于,庭院边上,她发现了那几棵桂花树。 
 
“原来已经长这么大了呀。”她望着眼前的树,伸手比了比,最低的枝梢都比自己伸直了手臂高上一些。 
 
她踮起脚去够,却似乎还差一点。 
不过,等等!好像跳起来能够到? 
嘿!看我跳!诶,还不行?那再来,再。。 
 
这时却忽然凭空出现了一只手,越过她的指尖,伸向了那一枝桂花。 
“!”她一惊,猛地退后一步,却好像撞上了什么。 
 
审神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大早上的一般没几个人会来这里啊!! 
 
她下意识抬头望向身后,映入眼帘的竟是… 
 
“咔嚓。”有什么被折断了。 
 
“主君,是这个吗?” 
褐色的发丝,有光阴轻轻覆下;眼角晕开的朱色,映衬着线条柔和的眉眼。他低着头,噙着笑,紫堇色在眼底晕染铺开,温柔得,恍若流光。 
 
“石切papa?”她仰头,无意识的后退,这样的动作,让她好像靠在他胸膛前一样。 
 
——距离近得仿佛拥抱。 
 
她回身,停在合适的距离,定睛一看,才发现他送到自己眼前的是什么 
 
——他折了一枝桂花,恰好是自己先前想够的那一梢。 
 
“噗!”她不禁笑出了声。 
“?”他一下子疑惑起来,“主君?” 
“哈哈,”她望向他,笑意盈盈,“这个,给我吗?” 
 
“啊,当然。主君不是想要这个吗?” 
 
她其实只是想试着够到它而已,并不想折下。然而这话,如今已不打算说出口。
 
“嗯,那就谢谢石切papa了~”她接过花枝,“不过,我有这一小枝就够了。”说着,折下了花枝上,叶子少的分支。 
 
“我的家乡古时,有‘折枝以行,怀花以伴’的说法呢。今日试验,就让它给我做个伴好了~” 
 
她将主枝递给石切,“这一大枝,石切拿着吧,我专门折的分支,主枝插在花瓶里应该会更好看~房间里偶尔有些时令的花香也是不错的吧?” 
 
“哈哈,说的也是。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对了,这个,”他从怀里拿出了什么,掌心摊开,便是一枚御守,“我仿着样子,做了这个,呃,不过果然还是不擅长针线活呢,主君请不要嫌弃呀。” 
 
不甚精良的针脚,却极尽全力,想要打出好看的结,最终有些歪,却意外的有模有样。 
 
朱色的御守,躺在大大的手掌里,显得格外的小巧。 
 
“papa…”身为大太刀的付丧神,无论是个子,还是手指,都比一般人大上一些,捻着细细的线,穿过细小的针眼,只怕比一般男子都要难上几分, 
可是,不过是一句玩笑话, 
不过是一晚上, 
他就真亲手赶制出了一个御守… 
 
“我…”她忽然有些怯场。 
“我真能收下这个吗?这么贵重的…” 
她低下头,小心的望向那枚御守。 
 
这次轮到他吃惊了,“嗯?哪里来的贵重一说?主君尽管收下吧,这是为您而诞生的御守,您不接受它,那它就失去存在的意义了呀。” 
 
“那、那我就…真的拿了哟?”她抬眼偷偷瞄他,心思却早早飞到了御守上,得到首肯之后,终于伸出了手。 
 
不过是一枚御守,为什么她会这么高兴呢?小心捏着它,仔仔细细的看着,嘴角的笑容显得傻气都不记得掩饰,就像等了好久,才好不容易得到珍宝的小孩一样,眉眼里都透着——弥足珍贵。 
 
审神觉得,今天这一刻,她一辈子都能记得。 
 
 
“对了!”她抬起头来,眼角眉梢都透着笑意,“跟我来~” 
 
“诶?” 
 
反应慢半拍的他,不由得被审神拉着走。 
她今天好像格外高兴。 
是御守的原因吗? 
笑意浮起来 
——这样就好。 
 
心情变好之后,就连路程都变得美好,不知不觉,似乎已经到达目的地。 
 
她推开门。 
 
“这不是…刀装室?” 
“嗯,没错。”她一脸神秘的放开他,小跑着跑到了镜台的侧边。 
 
??? 
石切丸脑袋上一下冒出一串问号。 
 
待她出来的时候,看着她怀里的东西,他吃了一惊。 
 
——她臂弯里,是刀装,一溜的金蛋蛋! 
——正如上次“玩笑”所说, 
“允我个御守吧?保佑保佑我明天试验及格? 
 
“求神签的钱,审神我可是没有的哟!” 
 
“不过刀装倒是有很多,就拿那个抵吧!” 
 
可…她又是怎能确定,他会送她御守呢? 
 
而这些金刀装…看来都是专门针对大太刀的。 
 
主君,一开始就打算,不管他送不送御守,都会给他这些刀装的吧? 
 
他看着她抱了满怀的刀装,有些不稳。正要上前帮忙… 
 
“还看着做什么?这些都是你的,来,拿着~” 
 
“这…主君,这太贵重了!这么多的刀装…”他赶紧去帮她忙,却为收不收下为难。 
 
却没想到,她一下子,把所有刀装都倒在了他怀里。 
 
这下,担惊受怕,小心掉刀装的,就变成石切丸了。 
 
看着他一下瞧瞧这边,怕掉;一下顾忌着那边,也怕掉,帽子尾巴也跟着一颤一颤的样子,审神一下子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石切丸你…这样好像企鹅!还是护仔的那种!哈哈哈哈哈哈” 
 
“主君你啊…”他终于稳定下来,无奈的看着她。 
 
“哈哈…抱歉…噗…不,这次真不笑了,呃…”笑成深井冰的审神,终于记得停下。 
 
“石切你就收下吧,就按昨天说的,这是我的求签钱~” 
 
“这…” 
 
“反正你不送我御守,我也打算给你的,咱们最近可是要刷新图的呢。” 
 
是善意的谎言,还是别有考虑呢? 
 
忽然给予某一位刀剑这么多刀装,可是太过明显的偏心呀。 
 
自家主君有时,确实是有自己的考虑的。 
“我…好吧。”话说到这种程度,已经不由得推脱了。“多谢主君。” 
 
她露出得逞的得意表情。 
 
“嗯嗯,那时间差不多了,我差不多也该走了~” 
 
“那我去送您!”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她的眼神特别明显, 
 
“你就别去了,小心刀装掉哦~”说着指了指他怀里的刀装们 
 
特别明显的在打趣他。 
 
不过他是真的要小心掉刀装。 
 
“嘿嘿~”她又帮他调整了下刀装位置,“那就这样吧~” 
 
说着,把一直拿在手上,忘了收进去的御守,和着那一小枝桂花,放进衣襟边,靠着腰带的地方,将金灿灿的小小花朵,从里面露出来,怕压坏。御守却,好好的收进怀里。 
 
末了,还拍拍御守所在的位置,小心确认,确实在那里。 
 
这些动作,都落在石切丸眼里。 
 
“好了,我走了!”意气风发。 
他笑了, 
“嗯,祝君考运兴隆。” 
 
当馥郁的桂香,被微风送开千里。 
她挑起落在衣领里的一缕长发,墨般的丝发,在指间缱绻舒展。 
 
伴着轻微的吱呀声,本丸,缓缓打开。 
 
“大家,我出发了~” 
 
她大跨步,面对的是,晨光里,高远的天空。 
 
“行ってらっしゃ、主君。” 
(一路顺风,主君。) 


评论(9)
热度(2)
© 大聋瞎小聋瞎都是龙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