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聋瞎小聋瞎都是龙虾

我才是澄澄的土拨鼠啊嗷嗷!

没有暖炉,我才不会来嘞,哼唧 【现代paro 【石切审

“噫!话说在前头,我可是因为暖炉才来的!学校没暖气,也没炉子,都要冻成狗了qwq  所以…我只是来占他便宜,才不是担心他(.ω.)”

她偷偷摸摸的环顾了下四周,嘀嘀咕咕的上了楼,掏出钥匙。

————

乙女向,石切 X 审,现代paro

两人已是恋人关系(*/ω\*)

ooc,注意避雷哟ヽ(・ω・ゞ)

但是之前吵了架,闹了小矛盾,已冷战好几天(.ω.)

【是之前许愿的点文,谢谢 @莣忧风铃 妹子的支持~】


【注意】

全是糖qwq  

写得我这个单身狗心好疼

心疼我自己_(:3 」∠)_ 

————

打开门,石切丸现今的家,就出现在她眼前。

房间还挺整洁,只是,在冬日难得的阳光里,明晃晃反着光的玻璃茶几,仿佛无声诉说着这里的空旷。

周围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

“果然,他不在啊…”

唉,自己明明是专挑他不在的时间来的,现在又在失望个什么劲…

“嘛!今天又不是来干这个的!”

她又振作起来。

插着腰,她昂首挺胸的环视了下整个客厅。

阳光正好,来,开工!去帮石切丸晒晒被子!

曲起膝盖,一条腿压上床铺,掀开被子,扒掉被套~

嘿嘿嘿嘿~

展露出你的美丽身姿吧!

她残暴的扒掉被子的衣服,她仿佛能听到被子的嘤嘤哭泣,可最终还是,在她手下,颤抖着,露出了白花花的…棉絮。

嗯…这画风好像有些不对。

嘛~不要在意这种细节( • ̀ω•́ )✧

卷成一卷,她像抱春卷一样,把被子虏去了阳台。摊在了栏杆上。

说起来,自己好像还在和他冷战?

这么贤惠的帮他晒被子,是不是对他太好了?( ・᷄ὢ・᷅ )

你够了【掀桌】

算了~

她悠着去了厨房,打算看看冰箱,检查检查他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

“砰”

她果断的关上冰箱门。

果然这家伙一不留神就不好好吃饭呀…

就算在冷战,她也知道他这几天忙。

“果然…还是去买点菜给他吧,老在外面吃对身体不好。”

她收拾收拾,换了鞋,去超市。

她没和石切住,他也从未强求。

但他给过她钥匙。

她记得他说,“你可以随时过来坐坐。”

然后,把钥匙,放在了她手心。

那枚带了他体温的钥匙。

在冬天里很暖。

她弯了弯嘴角。

走向了最近的超市。

虽然来过的次数不多,可是附近哪有超市,她还是蛮熟的。

——她经常扫一堆零食过去,然后边咔嚓咔嚓嚼薯片,边看着石切。

他就笑笑,“怎么这么大的人了,还喜欢吃零食”

“嘿嘿,喜欢嘛~”她眨眨眼,对石切勾勾手指,“过来~”

感觉像在引诱小狗。

他有些好笑的凑过去。

她伸出手,捧住他的脸。

“和你一样喜欢~”

他刚想说,原来对我只这么喜欢呀

下一秒,她还带着点薯片味道的嘴唇,就擦过了他的。

他有些惊讶。

主动发来的福利?

可是她没给他反应的时间。

亲 完 就 跑

亲完就扭头坐到了一边。蜷起脚来,抱着腿,在沙发上缩成一团,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死活不肯看他。

“怎、怎么样?味道不错吧?薯、薯片”

“嗯…”

他舔了舔嘴唇。

那里,刚刚被某个现在害羞得要死掉的人,轻轻蹭过。

还有星点盐的味道留下。

“很软”

他摸摸唇,一脸深意的看着她。

可惜某人现在背对他,她看不到。

“……谁让你说这个啦…”(>////<*) 

他伸手去揽她。

“奏凯、石切!笨蛋石切!”

“好好,我是笨蛋”


她现在倒没想起这些。愉快的在超市里挑挑选选。

这次,倒没买零食。

反正等待会太阳要下山了,石切快回来了之前,自己就要走。

可别想我给他做饭,我们还在冷战呢,哼╭(╯^╰)╮

然后买了一堆萝卜青菜,这些蔬菜,存心不给吃肉。

不过…

她想起冷战前,他有些感冒的前兆——嗓子有些沙哑。

扁桃体发炎了么…

好吧,看在你可能感冒了的份上…

“老板!给我来两块钱的肉~”

老板听了,一下子乐了,“姑凉,你这是在逗我吧?”

“嘿嘿~”她笑眯眯的,“就两块钱的~就不给他吃大块肉~”

“哈哈哈,这是和爸爸怄气呢?还是和男朋友?”

她吐吐舌头,“叔你真八卦呢”

“嗯…那还是拿这块肉吧…”她捂脸,其实一开始就是在开玩笑。

不过所谓乐极生悲。

旁边过路的小屁孩,一个不小心,泼了些可乐进她靴子里。

孩子妈妈一个劲道歉,搞得她都不好意思了。

又说要给赔双袜子给自己,好替换。但是她婉拒了。

这双袜子,她还挺喜欢的,扔了可惜,回去洗洗就好。

从超市出来,她一脸愁苦——还得在石切家洗袜子qwqq

大包小包的提进厨房后,她就进厕所洗袜子去了qwqq

然后扑向了!暖炉!!!

学校狗最向往的地方!!

把袜子晒在里面,光着脚烤起了火~

“呀~~果然光脚烤火最爽了~~”


当石切回来的时候,万万没想到,冷战了好几天的人,居然回来了。

他放钥匙的手顿住了,好久才记得放下。

她是个很倔的人,他知道。

他们这次吵架,她到现在都没有和他说一句话。

而现今…

他看见她趴在暖炉桌上,睡得一脸香甜。

脸枕着手,腿还放在暖炉里。

真会享受呢

他不禁笑笑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

等等!

这家伙肯定又忘了看楼下通知!这个时候,还在断电的!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睡着的

他赶紧去摸她的手脚。

果不其然,都冰凉冰凉的了。

又光着脚…他无奈叹了叹。

把她抱在怀里,又将她无意识缩在一起的脚,放在自己怀里。

宽厚的手掌,腾出一只,揉搓着她冰凉的脚背。

另一只手,包裹住她的双手。

温暖的体温,传递过去。

“唔…”

睫毛不安的颤动,她微微睁开眼,半梦半醒间,看见石切丸。

“你回来啦,石切…”

睡眼朦胧,一点脾气也没有。

“嗯,我回来了”

他低下头,额头碰着她的,眼睑微合。

他略长的额发 落在她脸上。

“呵呵,好痒!石切、头发!”

他笑着,不理会她,任由额发蹭在她脸上。

她乐了会,终于忍不住伸手拂开了 那些挠痒般的头发。

动作间,脚好像踩到了什么…

软软的…

“石切你肚子好软…”

“唔,我还有地方不软…”  他在她耳边落下这话,声线震得她耳朵发麻,感觉半边身子都软了…

他抬起头,在她眼前,睁开眼——柔缓的眼睛线条,轻轻舒展开来,他身后的阳光一片灿烂温和,映衬着,看着她的眼睛里,通透的紫堇色水晶,像荡漾着流波。

未说完的话,好像都留在了,这双眼睛里。

——要…试试吗?

魔慞。

她不知为何,想起了这个词。

然后忽然撒腿就跑。

也不管自己光脚踩在冬天的地板上。

“我我我我想起晒的被子还没收!!”

跳下石切膝头就跑。

她忙不迭的窜进阳台。

蹲在被子下边,忍不住抱住自己的光脚丫子。

嘶——好冷。

等等!现在该吐槽的不是这个吧!!

对哦,我刚才被开了黄段子玩笑。

不等等!他没说什么呀!

他只说了他还有地方不软。

嗯人类的身体上,骨骼还是挺硬的。

他说的绝、绝对不是,某个脖子以下不能描述的地方,嗯!

我、我相信我们家石切!qwq

那双紫堇色的 美丽眸子,又一次映入脑海。

卧槽卧槽卧槽

她站起来,整个人摊倒在晒着的被子上,挂在了栏杆上。

阳光的味道,钻进鼻子里。

刚刚差点被引诱了啊……orz

等下!这和预想演练的不一样啊!!!Σ(っ °Д °;)っ

正常来说,接下来不应该是,我一跃而起,瞬间交换两人位置,一举压 下他,然后一把按住那个磨人的洗洁精,一顿啪啪啪啪啪啪吗?Σ(っ °Д °;)っ

然后这篇文就可以愉♂悦的打上啊18副标了啊!

作者你放弃了一个多好的小黄文练手机会(气氛)啊!Σ(っ °Д °;)っ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可是作者根本不会写“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动作”啊!!!(╯‵□′)╯︵┻━┻

啊,我觉得这事儿,得问问石切丸先森的看法…

当她把自己挂在,阳台栏杆上,自己晒上去的棉被上,刚一会儿的时候。

石切丸,换好了家居衣服,提着她的拖鞋和袜子过来了。

他倚着落地玻璃门,看着她趴在他的被子上纠结着,背对着他。

眼底笑意,侵染了紫堇瞳仁。

他特别不要脸的承认,他确实是在引诱她。

但是,对于这种事,他并不着急。

他留给她,反应和思考的时间。

他想起,她睡得迷迷糊糊,睁开眼的第一句,便是自己的名字,和那句“你回来啦”

浅棕的眼瞳里,落了整整一个你。

再无其他。

他或许懂得了,为什么那句“我想和你一起起床”,那么能打动人。

那个时候,能拥你入怀,真是,太好了。

他走过去,隔着些距离,问:“怎么样?好了吗?”

意有所指。

他们家的小恋人,是个容易害羞的家伙

他满意的看见她红了一片的耳朵根子。

“地上冷,来,穿袜穿鞋。”

他弯腰放下鞋袜。

待他起身,可她却仍未转过身来。

“唔,是要我帮你吗?”他一脸无辜,“还是说…要公主抱?”

不不不,她哆嗦着转了过来,低着头不敢看他,“还是我自己来吧…”

说着,抓起袜子,曲起一条腿就开始穿。

可是,单条腿站立,总是有些不稳的。

他笑着摇了摇头,蹲了下来。

动作,却像单膝着地的骑士。

他握住她的一只脚。

他掌心的温度,仿佛愠火,烫了她的脚心。

“还是我来吧~”

她一时不知所措,手臂直挺挺的,直抓紧了自己衣角。

“……嗯…”半天,传来她如若蚊喃的声音。

“呵”他笑着仰头看她,一直看着她。

终于不再逃避的她,敢看着他的她。

啊,

你是满脸通红的呢。

————

后来,她问他,“平时看你挺老实的呀,怎么这么……会撩妹////”

“嗯…我也不知道呢,大概是,一看见你,我所有的天赋技能都激发起来了吧——全身的细胞,都对我说,要亲近你,要爱护你,要…爱你”

我想和你,一起把日子过下去。

这点技能都没有怎么行

“你、你…”

她结结巴巴的,后退了好几步,一脸都是“这人怎么这么可怕”。

他一脸无辜的望向她。

“可、可怕…”

“嗯,可啪。”

“啥?”

嗷嗷嗷!你别过来!别过来!!!

————Fin

嗯,有机会出小剧场吧~

希望大家喜欢(‘∀’●)♡

麻吉,终于写完了【趴】虐死我这条单身汪了_(:3 」∠)_ 


评论(33)
热度(12)
© 大聋瞎小聋瞎都是龙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