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聋瞎小聋瞎都是龙虾

我才是澄澄的土拨鼠啊嗷嗷!

【不要怂,就是上 1】 又名,什么?审神你没把持住?

给数珠丸的贡品qwq

女婶婶&数珠丸

(没错,你没看错!是“&”,不是“X”但是后续发展,暂时不明_(:3 」∠)_)

玛丽苏有,ooc

部分刀剑→婶婶

其实并没有车 _(:3 」∠)_ 

并不好吃,有些地方大概意识流qwq

婶婶和堀川,都是矛盾体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那么……let's party~


— — — —》》


啧啧。


“恋爱的酸臭味啊,堀川。”

看了眼万屋街道旁,相亲相爱,气氛融洽的不知名的审神者与刀,她发出了咸鱼般的感慨。


“那您也去谈个恋爱不就好了,主君。”╮(=△=)╭


然后审神就闭上了嘴。


说起来,堀川还觉得挺意外的。


身处审神者这个职位,身边的刀剑付丧神,以人类的标准来说,可都是一等一的杰出男子。


而审神者中,也不乏各种,拥有不同闪光点的优秀女孩子。


所以,业内与付丧神结成恋爱关系的女性,也不在少数。


然而自家主君,躲过了可与日月争辉的三日月,

绕开了白衣胜雪的鹤丸,

避过了温和体贴的 邻家好哥哥一期一振,

错开了,完美体现了,侵 略性荷尔蒙 与绅士优雅的综合反差的小狐丸,

还有其他风格各异的刀剑,

就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难得。


然而,就在某人某日唯一 一次醉酒时,一脸迷迷糊糊,一个劲儿轻轻傻笑的时候,清清楚楚,又似乎模模糊糊的一句:“他怎么…这么好看呢…”


堀川一愣,心里就想,这下完了。


——自家主君,还是栽在了这片土坑上。



堀川以前有次做近侍时,正好赶上zf给审神者们下发“关于审神者与刀剑付丧神的关系的建议”这样的文件。


文件内容隐隐透露出,不赞成审神者与刀剑付丧神相恋的意思。


而彼时,审神者本丸中,已有三日月,鹤丸,这些魅力卓然的刀剑男子。


然而审神者,却只是露出笑,轻轻拿起的文件,又轻飘飘的放下。


他好奇,问:“主君没有什么想法吗?”


“堀川希望我有什么想法吗?”


彼时,她笑着,形容尚显稚气,脸上的表情……却和堀川曾经在那些,做了母亲的人脸上的,看起来有七分相似。


再看后来,她对待本丸里的刀剑男子,与平时无异,就算是肢体接触,也是磊磊落落。


堀川平下心来。


自家这大多时候,存在着不成熟的审神者小姑娘,看来是懂的。


——人与付丧神……之间存在着很多现实。


跨不过去,就不要去招惹它。



自家主君,向来不是个目不识丁的白丁。可惜才情永远用不到正确的地方(比如哄人),夸人夸得向来直白。


什么好看、特别好看、美、赞,都是通常模式,最多在逗山姥切的时候,想起几个厉害点的词,还只是照搬成语。


这唯一上了点档次的,还加了点修辞的夸赞,就只是“他怎么这么好看”。


话糙,可这场景若摆在眼前,至少堀川是没得挑。


他家主君平时说话也算是客客气气,而这句话,软软糯糯,轻轻柔柔,一字一句,尽显痴汉气息。


瞬间让堀川感到了同类的气息,啊呸,主君难得的少女情怀。


让他感到,是时候帮自家主君一把了。


zf禁止?


呵呵,这是当事人的事,一个又不对别人终身负责的机构,瞎吵吵什么。


人生苦短,何必纠结那么多,然后抱憾终生。看对眼了,就去追,签订了契约的刀剑男子是不会跑,但人就不一样了。


人神殊途?好歹也是做神的,连一段自己的感情都不敢接受面对,看不穿,还是早点自己跳了刀解炉吧。


不过,这都是建立在两厢情愿的基础上的。


堀川低下头,反复思量了下。


能让他家主君,说出这样的赞美的,目前只有两个。


意外的,连三日月都不曾入围。


而这两个,一个,是鹤丸国永,而另一个,则是数珠丸恒次。


自家主君喜欢鹤丸,是本丸尽人皆知的事。


而在本丸里,有些刀剑,或多或少,或明或暗,对她有着好感。


男人之间微妙的占有欲,可也是不容小觑的。


然而鹤丸至今活得好好的,除了他本身活络的性格,大概是因为审神者对他的喜欢,并不是那种喜欢。


女孩子若真是动了恋爱的心思,大多含蓄。


可她倒却从不掩饰对鹤丸的喜爱。


只是这喜爱,未免太过微妙。


该出阵出阵,该干活干活,甚至,没有特别想要把他留在身边,做近侍。


看起来,没有半分的特殊偏袒。


那就是,实际上,并不怎么喜欢咯?


但是,确实像她所说的,她喜欢着鹤丸国永。


在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还会暗暗关心他的近况,在他面前,却不曾显露她的关心。


明明在他做近侍时,每天都心情很好的样子,却从不会长久让他留在那个位置上。


本丸近侍轮流制,从来没有打乱过。


在某种意义上,那两人间的距离,也从没有再进一点过。



说个小插曲,

倘若是仗着审神喜欢自己,想要翘掉内番,虽说鹤丸也只是开玩笑般的提过这么一句


——那么,不好意思,该揍的,还是会揍的╮(‵▽′)╭


只是在一些细枝末节上,她会纵容些。


“——毕竟鹤丸是那样的性格,不让他活泛点,会死掉也说不定?”


这般纵容,细细看起来,和宠短刀也没什么两样??


但是,又似乎哪里有点不一样?


所以,审神你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他啊?


你到底是什么都没看在眼里,还是什么都看在眼里?


什么都没在乎?还是 什么都在在乎?



可是,不管堀川有多不解,审神的日子过得细水流长。


堀川有时会想,大概活到审神这种生活态度,在这个年纪,到底是正常,还是反常。


“我家里人有说过我,没有年轻人的模样。”


“是啊,或许是这样吧。可是呀,我活着,不是为了别人的评论活着。”


“但是…要是能…”


猛然拔高的背景嘈杂声,掩盖了她渐渐弱下去的声音。


他后来问她说了什么,可她却再也不愿说了。


あなたは、何を望みます。 主君。

您在期盼什么?


审神这样一个人,喜爱着也好,宠溺着也好,都太淡了。


能好好,让对象感受到你的心意吗?


能好好,得到回应吗?







在堀川记忆里,有两个审神的身影。


一个笨拙,绷紧了肩膀,却攥着为数不多的勇气,立在他的前面。背影,一点也不宽阔,一点也不。


一个含笑,无奈 却透得太深。光落在她身上,很亮;可她身后,却黑得太浓,化不开。仿佛就要离去的侧影,不该是这样。


这样的审神者,会有热烈燃烧起来的日子吗?


就连对喜爱的刀剑— —第一个这样夸赞的刀剑— —鹤丸都是这样。


第二个这样被夸赞(喜爱)的刀剑…


我很好奇呀,主君。


— —对你们的未来。



可是,出乎堀川的意料的是— —


数珠丸,似乎是不同的。


自从3月,zf公布数珠丸的信息,以及入手途径,审神者倒也平常的表示了关心,砸了几千资源进去,守财奴的本性便发作了。反正5月还能肝,她不急。


 只是委屈了青江多等等。

审神素来不寄太大希望在赌上,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 —毕竟,亚洲人的运气,是十分微妙的。

与其寄望于运气,把资源留在未雨绸缪,以防万一大量修刀,让刀剑们安心手入,不用担心本丸缺乏资源,运作艰难,在她看来,更加安心。

虽然她也承认,就是守财奴本性啦。

可是修刀从来不眨眼,鲜少看资源,倒也是事实。


虽然为了了解本丸财政运转情况,账目还是会看。

 
嗯,话题转回来。 
 
就是这么个,一开始普通的关心了,新实装的天下五剑的审神,5月却表现出来惊人的热情,去肝图。 
 
目标直接,无视资源点。 
 
连获悉,资源点中能获取,审神平时相当喜欢收集的小判,也没能让她动摇——仍然直奔boss点。 
 
想来,那个时候,本丸里的,那些对审神有好感的刀剑,就该警觉起来。 
 
可是,大概是她以前肝博多、后藤、不动时,就有无视资源点的倾向,能得就得,不强求的观点,迷惑了他们吧。 
 
总之,当一切尘埃落定,数珠丸恒次终于被接来本丸,并且当天就被定为近侍的时候 
 

——审神厨炸了;

被雪(fang)藏(zhi)已久的Lv.1新刀们炸了;

曾经在新刀时期,被放置了相当一段时间才被编入队伍练级的,同样的·天下五剑·三日月,也炸了。 
 
WTF? 
 
这小子凭什么一来就这么备受器(chong)重(ai)! 
 
虽然来的第一天就定为近侍,确实是头一次,然而新刀总会当几天近侍的惯例在那里。 
 
炸的,只是部分 心怀鬼胎的人。 
 
 
 
可是,当下,正处于数珠丸、信浓欢迎会的堀川表示,也无法纯洁的看待审神之于数珠丸了_(:3 」∠)_ 
 
向来不喜酒气、别说沾,连闻都不愿闻到的审神,今天居然心情好到,愿意喝啤酒! 
 
到了后来,竟然连敬来的清酒,都敢来者不拒的接。 
 
“主、主君…您醉了吗?”身边的五虎退小心翼翼的望向她,担忧的扯了扯她的袖子。 
 
“呵呵,哪有,你主君我…呵呵…哪有这么容易醉?” 
 
“可是…主君…”  
 
“嘿嘿,担心我的秋田真可爱!来!亲一个!”说着就一把,把眼前的小短刀搂在怀里。 
 
就在小短刀“嘤嘤嘤,主君,我是五虎退”的时候,一个轻轻的吻便落在了他的发顶。轻得像雪白的鸟羽,拂过了头顶。 
 
五虎退愣住了,堀川愣住了,围观的短刀们也愣住了。 
 
——平时对短刀再怎么宠溺的审神,也不会亲他们的。 
 
“噫!只有退一个人有这样的待遇太狡猾了!我也要主君亲亲!” 
 
不知是哪个短刀一句话落下,场面便开始转变成 审神者短刀攻略大会【不,这是什么鬼】审神者 短刀头顶亲大会了。 
 
只是没想到,审神醉的七荤八素的,还知道维持秩序,让短刀们排队,一个一个来。 
 
“嗯…是、厚,厚啊…厚每次出阵都很~努力了,我…都…都看在眼里了哦。” 
 
“后藤也是,短刀的身高…也是优势!这次不是也…也…出色的完成任务了吗?有些事可是太刀也做不到的哦…以后…还得继…继续…拜托你们啦~嘿嘿…” 
 
然后堀川就看着两个捂着脸的粟田口小短刀,机动max的跑走了。 
 
“大将…这样没有防备,小心被吃掉啊” 药研有些苦恼的凑近审神,呼吸都打在审神耳边。 
 
她不禁有点痒的挠了挠,微垂的睫羽覆下一片阴影,双颊酡红,问:“药…研?(要)吃…(掉我)吗…?”←药研视角。 
 
“唔!”药研的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哈哈,太…太早了…惹~哈哈哈哈!这对,对你来说,太早啦!”她笑着摸了摸药研的头,将他小小的身体搂近了些,“好孩子,好孩子。”轻轻拍着他的背。 


“早都不是小孩子了。”看着平时老成的药研,有些不自然的挣脱了她的怀抱,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掩饰什么似得,靠着嘴唇,小声抱怨着,眼神飘移。脸有点红。


哼哼,粟田口的小子们果然还是太嫩了▼_,▼


堀川想道。下一秒就被勾着脖子,拉去喝酒了。


然而,就是一个眨眼的功夫,萤丸也混进了短刀队伍,而头顶亲大会【划掉】也渐渐变成…晚安吻排队??


审神的动作,从某种程度上,像极了每晚给弟弟们晚安吻的一期一振…


嘛,迷迷糊糊的审神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抢了一期一振的事做。


直到……脸上飘着可疑薄红,眼神有点躲闪和尴尬的一期一振,被自家弟弟们几双手推搡着,赶向审神。途中对上自家小叔叔,赶紧眼神发出求救信号。


然而,鸣狐:安息吧,大侄子。


“说”着,抬起了拿着摄像机的手——我会好好记录下这一刻的。✧ ( • ̀ω•́ ) 


前田、平野、秋田:加油,一期哥!٩(•̤̀ᵕ•̤́๑)


“唔?是、是…谁?”审神艰难的抬起了眼皮,努力辨认,被推到了自己面前的人。


然而迷走了的视觉神经,模糊了的认知系统,无法清楚的对位。


“是一期哥啦!主君!”


“一…一期哥?”


清醒的审神,从来不会叫他一期哥。


带着醉后鼻音的柔软声音,确认似的,跟着人的声音,唤了声“i chi ni”。


声音听起来,意外有点像小奶猫。


戳中了莫名萌点的一期一振,看起来快熟了。


然而事情还没完。▼_,▼


“唔…”


聚不起焦的双眼,努力辨认起对方。


“唔…绿、绿色的头发?呵呵,乱酱你骗我!这明明是c.c!”


c.c是谁啊!大将!!好歹也是莺丸啊!


“主、主殿…我是一期一振…”


“嗯…?”审神偏了偏头,忽然伸出了手,一把捧住了他的头,下一刻,一期一振心都要吓出来了。


审神凑近了来,咫尺之间,呼吸交缠。


“一…哼…金、金色…嗯!鹤丸的眼睛!”


卧槽,大将你在说什么啊!


一期脸一下子黑了。


伸进发丝的手指,却微微动了动。


“呵呵,绿…哦…蓝色的头发。”


“对的大将,这是一期哥!”


“是的是的,主君!除了一期哥,还有谁是蓝色头发?所以~来,跟我念~一、期、一、振。”


“一…不对!还有江雪!哈哈,是江雪!江雪!”


Oh,fOck!


忘了还有这一茬!!


“啊啊啊!不管了!主君!晚安吻!排队还没结束!!”


“诶…?还…没结束?”


“是的!所以嘞?主君应该做什么?”


“哦…”


按头小分队,就位!


小叔叔!摄像机准备!


(放心,早就开始录了)✧ ( • ̀ω•́ ) 


“嘭!”


“啊!”


“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想骗我!金、金色眼睛,加蓝色头发,是一期嘛!”


卧槽,刚刚死活说是江雪的人不是你吗大将!!


卧槽,对一期哥该做的事就是猛的头锤吗!!!


不行,槽多无吐!


“哼哈哈哈!干掉一期,短刀就都是我的啦!嘿嘿,嘿嘿嘿嘿”


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审神……_(:зゝ∠)_


嘛,但是你收一个一期一振,粟田口所有的短刀,不也都是你的弟弟啦?


哼唧…审神伏桌表示,不要一期,不要一期一振,不是短刀,不要_(:3 」∠)_ 


就是这么任性( :3 )


粟田口短刀,飘花


一期一振,重伤


“好了好了,重伤的一期一振桑请到手入室去休息一下,短刀们请帮忙移动一下你们哥哥?”


终于脱身的堀川,好不容易回来,正好清了场。


一个不注意,转过身来的堀川才发现,觉得口渴的审神再次端起了,手边的杯盏,不管三七二十一灌了下去。


“呃…是酒…”一脸嫌弃的审神。


“……”堀川。


你呀,差点就掉到别人陷阱里去了啊,你知不知道?


然而,趴在桌上,脸上一片酡红的审神,丝毫感受不到他的怨念。


艰难抬起的眼,望穿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却落在了那清润的紫上。


终于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模糊间,好像念了谁的名字。


堀川回头向那边望了望,又转回来,看了看她。


摇头。


这小姑娘,看来真的逃不过了。



那么,该怎么助攻呢?——堀川摸着下巴,默默琢磨起来。


对了!✧ ( • ̀ω•́ ) 


“大家,主君已经倒下了,我先送她回房咯”


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脇差少年,单薄的小身板,架起了浅浅睡着的审神,她被扶着站起来的时候,似乎醒了些,张嘴嘟囔了些什么。


审神好歹也是个 百来斤的醉汉,堀川“颤巍巍”的,下意识喊了声:“啊,那个,谁来帮帮我?哦,数珠丸桑!麻烦请帮我一下!”


不远处的数珠丸闻声而来。


计划通!


就在堀川心里给自己竖起大拇指的时候。


“哈哈哈,这种小事就不劳烦今天的主角之一啦,还是老头子我来吧。”


卧槽!三日月老爷子你这个时候插什么足啊啊!


打扰人家谈恋爱会被驴踢的啊啊!!


卧槽!你什么时候把审神揽到你怀里去的啊!!


别这么一手揽肩,一手环腰啊!!


看起来很像宣誓主权啊!


你这么干让人家怎么谈恋爱啊!!


内心咆哮着的堀川,甚至无力的发现,他这说辞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卧槽!审神你倒也是争争气啊!你看清楚现在搂着你的人不是数珠丸啊!!!!


然而已经醉得半睡不醒的审神,只在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被谁拉了一把,靠在了什么上。


酒气蒸腾,醺红了的女子脸上,酡红之外,微微露出的脖颈被衬的越发白皙。


脸上很热…


她忍不住微微张嘴呼吸。


微微蹙起眉,身体的不适,让她显得格外顺从的靠在男子胸口。


审神不是美得惊心动魄的人,但女子的温婉柔丽,此时却未曾让她被三日月通身的容貌气势压下去。


看起来……似乎确实很般配和谐………个鬼啊!!(╯‵□′)╯︵┻━┻


审神你清醒一点啊!!!


你心心念念的人不是这个啊!!


你别这么顺从啊!!


这让才来的新人君 数珠丸,不明本丸内部情况下,怎么不误会你们之间的关系啊!!


你看!!数珠丸桑果然不好说什么了啊!!


就在堀川急得团团转,差点就准备说出杀手锏——审神交给你我不放心她的贞操安全!!


审神忽然在他怀里动了动,一下子竟挣脱来。


只见她一脸不爽的,迈开腿,就准备走。


“没关系!我没事!我可以…自己走!”


说着就摇晃着向前。却忘了脚前是  之前自己面前的几案。


“唔啊!!快扶住主君啊!!!”


卧槽卧槽卧槽!审神你要绊倒了就跌在一桌吃食酒盏里了啊!!!什么美好的形象都不会再有了啊!!!


说时迟那时快,被审神推开的三日月,和迅速冲过来的数珠丸,同时伸出手。


雪白的衣角,飘忽了一下,就错离了三日月的指尖。


好像白翅的蝴蝶,分毫之间,就不再能够触及。


他伸出双手,缠绕着的长长念珠,碰撞间,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仿佛再合适不过,他接住了她。


下意识收好的双手,好像将她搂进了怀抱。


哇哦!计划居然通了??


然而…


“唔!!”审神忽然发出一声悲鸣。


“疼…QAQ”


审神抬头,伸手就捂住额头。


“哪来的珠砸?QAQ”


审神正好撞在数珠丸胸口的念珠上了……_(:3 」∠)_ 


为审神默哀3秒…( ・᷄ὢ・᷅ )


这孩子,谈个恋爱也真不容易。


“噗!”


忽然有人笑出来。


堀川一个眼神杀出去,发现竟是三日月。


老爷子你心真大。눈_눈


他再看回审神这边…


发现数珠丸这边也是……内心没有一点波澜,面上似乎还有些想笑:-D


审神……

堀川忽然有点同情审神起来。




没啦~


p.s.  日文的“i chi ni”,翻译过来,准确的应该是“一哥”,然而因为“i chi”和“一期”发音很像,所以我一般习惯打“一期哥”代替“i chi ni(一哥)”。_(:зゝ∠)_


并不好吃。。

也并不知道会不会有2  _(:зゝ∠)_

数珠丸 大表姐   大表哥 赛高!!!来!大口吃我这发安利!!


例行咸鱼式 求赞、求留言_(:зゝ∠)_

评论(13)
热度(79)
© 大聋瞎小聋瞎都是龙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