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聋瞎小聋瞎都是龙虾

我才是澄澄的土拨鼠啊嗷嗷!

【嘿嘿嘿嘿,大力嫖!不要停^q^ 】系列— —告诉你,什么叫做公主抱!

乙女向,女审神

主要出场有:太郎,江雪(并没有小狐丸什么事儿_(:3 」∠)_)

整篇正如我的签名,没错~就是嫖_(:3 」∠)_

这个本丸,大概刀、审脑洞都很大_(:3 」∠)_


玛丽苏,ooc


哈哈哈,经常成为失踪人口的我,又回来啦~

以上,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那么……let's partyヾ(≧∇≦*)ゝ


— — — —》》



“太郎,可以把你的本体给我一下吗?”

他虽然不明所以,却也还是照办了。

“哦哦哦,噢!”审神竟然努力,一把把刀横抱了起来。

这真是大大出乎意料的发展。

“主君,您这是干什么?”他吃惊的同时,有些疑惑。

“也没什么啦,只是想到,太郎的话,大概没人能对你公主抱吧,所以我啊,虽然抱不起你,但是,本体的话努力一把还是能成的”,审慢慢放下了刀,对着他笑得眉眼弯弯,一脸都是,“看,我这不是做到了吗”的得意神情。

太郎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自己本体。

默默琢磨起来——主君这么想让我体验到公主抱,是不是意味着她认为,没能被公主抱是件很遗憾的事呢?——那么,主君的愿望就由我来实现吧。

然后,太郎他……

“嗷嗷嗷!太郎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啊啊啊!太高了好可怕嘤嘤嘤”

审神在漫长的单身狗岁月里,第一次的公主抱面前,可耻的怂了。

——马丹两米加的世界果然不是我等凡夫俗子可以随意体验的,整个世界都摇晃起来了啊啊啊啊啊啊

【说人话】

——我恐高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下意识紧紧搂住了太郎脖子,有些毛绒绒的脑袋无意识的,蹭进了太郎的颈窝,姿态亲密得,让两个后来才反应过来的人红透了脸。

只是后来大家都发现了,审神一被公主抱就会紧张得说不出话来,甚至………变得有点可爱。

于是本丸掀起了一场,对于审神的少女心有严重打击的行动风暴——刀剑教你如何在最短时间内让审神闭嘴【不】。

由吉行带领的,随时随地,打横抱起审神者,让她涨红着脸闭上念叨的嘴·作死。

事后审神伤心的捂着脸——为什么江雪 · 不高兴·小公主 · 左文字你也这样了??难道果然是我太啰嗦了惹你生气了?嘤嘤嘤嘤嘤

【麻麻,这种天堂审神不想要,我想qwq】

这一天,审神体验了各式各样的公主抱,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好像把一辈子的份都体验完了……”

只可惜,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谁,都只是好奇她的反应才这样做的,并非出于真正对她有爱慕之情……

这一点,审神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对于自己并非是足以吸引他们的女子,这一点。

然而这些家伙还不知深浅的,做出这样让人心跳的事qwq

给审神点个蜡


— —》》江雪的场合

木质的地板忽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足音,不分轻重的吧嗒吧嗒着,沉重之余有着轻巧的感觉。

坐在廊下的江雪听着,脚步间的间距,既不似成年男子,也不似短刀,脚步轻重,也不似任何一把脇差。

在这本丸里,想来也只有审神了。

拐过一个转弯,脚步忽然停了。然后,再没发出任何声音。

为什么不动了,不是来查看内番的吗?

那为何一开始又那么急促。

他不动声色,继续坐在这里。

醺暖的阳光底下,微风轻拂,吹动的树叶悠扬的沙沙作响。时光好似缓缓流淌。

她仍然立在原处,不发一点声响。

这是为何?

“您在那里做什么?”

“!”她似乎被忽然吓了一跳。

“什,什么啊,是江雪啊,”她好像安下心来,“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他们又追来了。”她拍拍胸口,终于松了一口气。

走到他附近坐下,悠扬的微风似乎大大治愈了审神。

她微微闭上眼,发出轻声的喟叹:“呼— —果然,还是江雪这边好呀~”

他承认他听见这话心里感到了愉悦,毕竟是自然而然,发自内心的称赞。

然而— —“就算您这样说,也不会让我退出出阵队伍的吧。明明您也知道没有战争的日子有多好。”

“呃。。。”

“那么,您在躲什么呢?”

“啊!对的!”审神想起了刚刚的悲惨经历,不禁黑线,“你都不知道吉行他们……”她一时语塞,“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了……”

“发生什么了吗?”

“我也不明白他们是接受到了什么信息,今天上午我才和吉行说了几句话,他就…就……”

“嗯?就怎么?”

审神一手扶额,满脸悲壮,终于还是决定面对现实,“就,就把我……打横抱起来了…”

“…………”廊下诡异的静默了几秒。

终于还是审神忍不住了,“啊啊啊啊啊啊!所以说到底是谁乱教的呀!!打横抱是能随便抱的吗?!一般都是受伤了,或者对女性才能用的吧!!啊虽然确实是用在身为女性的我身上……(棒读)”

“但是!!是谁教他这是公主抱的?!公主抱就公主抱咯,抱着到处跑是什么意思咯??到处和别人说这是公主抱,又是什么意思咯?”她捂着脸,几乎想哭了,缩成了一团,声音也越变越小,“丢死人了…qwq”

“……”他静静听着,忽然想起了昨晚,陆奥守笑嘻嘻的对他说过的话:

“咱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事,咱们家的主将在令人意外的情况下会安静下来,你看,平时那家伙有时不是很唠叨吗——”

“嘿嘿,办法嘛~暂且保密~”

——原来如此。

他心下了然,却依然不动声色。

“对了,还有啊,我真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吉行胡闹也就算了,为什么大家也掺和进来TUT”

——我真是做了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呀TUT

『吉行胡闹也就算了』。。吗?

您对他,还真是宽容呢。

他眼睫微垂,说到其他人,就算也这样胡闹着,让您感到丢人,您也没打算认真和他们计较吧——惩罚?更谈不上吧。


相对于他所知的某些本丸里,对审神者稍有逾越,便会被惩处,您对我们,太过温柔了。

他抬眼望望身旁缩成一团,周身毫无防备,脸埋在膝盖上,小声的埋怨着的审神。

微微颔首——或者说,是太没戒心了。

“那么,既然如此,您有弄清他们为何如此吗?”他默默帮审神扯回正常的话题重点。

“这个。。似乎。。是他们认为这样就能让我不说话了?”她回忆起来,“话说回来,那群混蛋!竟然敢嫌我啰嗦!!”

果然——审神以为只是这个原因。

“那,您要惩罚他们吗?”他看似漫不经心的问。

“嗯?也罢,回头再慢慢收拾他们。”

— —这样说的话,大概又会是随他们去了吧。

他在心底轻轻叹了口气— —不过是稍稍试探了一下,您真是。。。


那么,我稍稍也“胡闹”一下,也是可以的吧?

“居然还嫌我啰嗦,真是的,我这是为了谁好才……”

他站起身来,靠近审神。

自顾自的,正准备把自家父母念叨时的经典台词拿出来的审神,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

他弯下腰,冰蓝色的发丝柔顺的滑下,落在审神肩畔,他伸出手,从她曲起的腿弯里穿过了手臂,下一秒,便自然而然的将审神……

“诶诶诶— —!怎、江雪你在干什么!快放我下来啊啊啊!你怎么!”QAQ

— —将审神,抱了起来……嗯,仍然是公主抱……【默】

今天体验了各种不同的(地狱式)公主抱的审神,万万没想到,自己都逃到江雪这里了,还会有这么一出。

为什么Orz 为什么!到现在都逃不过?TUT

一开始,她就是躲避着那群,还追着她起哄的家伙过来的。

可是,现在…

为什么连江雪你都这样了?

说好的高冷 · 不高兴 · 小公主呢?

说好的不会参与这样接地气的起哄的呢?

“为什么连你也这样了?呜呜呜”审神彻底放弃了,捂着脸,伤心欲绝。

果然是我太啰嗦了吗?嘤嘤嘤嘤嘤嘤

而此时的江雪 · 不高兴 · 小公主 · 左文字,看向放弃挣扎的审神,虽然她捂着脸,看不清表情,可确实是安静下来了。【误】

——说不定,这样确实是有用的?

他默默想着,面上却依旧面无表情。

他不打算回答她。『为什么连你也这样了?』

——不是连我也这样起哄了,而是我也……

他清楚的知道,那些所谓的“起哄”的人,掩盖在“让你安静下来”的名目下,对您,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

可是,如果这样在您的眼里,都是小孩般的“胡闹”的话……

我也不介意,稍稍胡闹一下,直到,您意识到的那一天。



那么,现在,我暂不打算放手。

“等等,江雪!你要去哪?”

“走走。”

“不行!走个鬼啊!快放我下来!!”千万不能被人看见!不然丢人就丢大了…qwq

“江雪?听见了吗?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我不。”

“呃。。别用我让你出阵时的语气说话呀。。”她泄了气,想起了以前每次劝他出阵时,他油盐不进的样子。难道还要这样来一遍吗orz

心好累quq


无意间瞄到了他垂在肩头的冰蓝发丝,不怀好意的笑容便浮在了嘴角。

“这可是忠告哦!再不放下我就给你编麻花辫了!”⁽⁽◝( ˙ ꒳ ˙ )◜⁾⁾

他抬眼瞄了眼审神,这般孩子气的威胁,怎会撼动得了他。

“随你。”

一听这话,审神立即泄气。嘛,本来也是说着玩的,只是,被小瞧的感觉不太好受。

可是现在她又能怎样?他一不高兴就可以手一松,让她掉在地上屁股开花…


“放我下来吧quq这么久了,手都酸了吧?我很重的。”她放柔了声音。

“并不。”

……等等,她听见了什么?

是手并不酸?还是我并不重的意思??

圣僧你说清楚啊!事关小女子不知长在哪里的少女心之事,请务必说清楚啊啊啊!

——然而她也只敢怂怂的,在心里咆哮,并不敢当面质问…_(:3 」∠)_ 

对此,审神表示,看见没,吉行你们这群臭小子,人家随便说句话都能这么苏,不像你们那么胡闹。

可是圣僧啊,你放我下来好不好?quq

“算我求你了好不好?只要你放我下来,明天不出阵都没问题!”她一脸期冀的望着他,乍一看有点像可怜兮兮的小狗。

“不好。”

麻麻,请告诉我正确的 与高冷面瘫的相处办法,我真的哄不好了QAQQQ

“五天。”他偷偷看了眼,低着头,哭丧着脸的审神,终于开口。

“嗯?”她眨眨眼,麻麻呀,圣僧终于松口辣!!“三天,三天不出阵!”

“……”他不说话,脚上却作势要往本丸人最多的中心走去。

“啊啊啊,别!!五天,五天,五天!五天就五天!”她吓得赶紧按住他肩膀,想阻止他向前,然而结果还是她妥协……

呃…她忽然觉得自己这个审神者当得好没威严…… ( ・᷄ὢ・᷅ )

要怎样,才能提升自己的威信嘞?( ・᷄ὢ・᷅ )


她看着不远处,忽然杀出来,就是冲着自己撒过来的 大型犬萨摩耶 小狐丸,忽然很想磨着牙,上去就是一通撕咬— —是你!就是你!乱教什么公主抱,才害的劳资现在这么惨的吧!!!


— —大概是没什么可能了吧

fin


一如既往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篇_(:3 」∠)_

有的话,就是这个系列的名字,不会改啦~(๑•̀ㅂ•́)و✧

还希望,看得爽的话,用留言和赞,给咱充充电呗~【咸鱼式躺平】_(:3 」∠)_


评论(6)
热度(56)
© 大聋瞎小聋瞎都是龙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