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聋瞎小聋瞎都是龙虾

我才是澄澄的土拨鼠啊嗷嗷!

所以说,春天就是容易让人多想啊w(上)

既然要女票,怎么能放过自带萌属性的狐球!!

数珠丸你不来我就去嫖小狐球了!_(:3 」∠)_ 

小狐丸&女审

三日月,有出场…

OOC,玛丽苏,慎入


如果以上都可以,那么…Let's party!⁽⁽◝( ˙ ꒳ ˙ )◜⁾⁾


————》》


事情还得回到,小狐丸还是个青涩懵懂,五官尚未长开的Lv.1小少年的时候。

肤若凝白脂,
口若含朱丹。

——不,我不记得我还有这样的时候……눈_눈 (据当事人称)

是的,据狐之助所见,小狐丸大人从一开始就是现在(一米八多)的(汉子)模样。

还请您不要添加不存在的意象。

——狐形自走,本丸标配,专用(吐槽)式神,狐之助如此补充。

啧,就不能让我好好过一把(清秀美少年养成的)瘾吗

咳,不是小狐我说,这样的形容词,就是不是放在女性身上,比如说主人大人那样…至少也该是三日月那样的。

就是就是。狐之助附和道。旁白君大人太随意了。

눈皿눈

还听不听故事了?!

好好好,听听听!



那我们继续…

狐之助觉得,按旁白君大人的尿性,接下来也还是一如既往地扯…(小声)

你说什么!

不不,什么都没有…

哼哼

那我们继续…

那个时候,审神者,也只是个半老不新的zf人员。

运气平平的亚洲人,偶然一发出了小狐丸,本以为她会欣喜若狂,一个激动,冲上去大力抱住新刀蹭,然而…

事实上…她也很想这么做,但是…

樱花雨落完了,丰神隽秀的付丧神,看着自家婶婶,对着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脸上浮现出,自己无法控制的惊恐——头顶上,疑似犬类耳朵的头发,有点可怜兮兮的抖了下。

当真不知道,是风吹的,还是什么。

“不、不好意思啊,小狐丸。”她有些窘迫的上前一步。

带着歉意的眉眼,抬起来看他。

有些南国温润的气息,化在她眼底。

小狐丸的发梢,轻轻的,微微的,动了动。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审神者了呢,请多指教~”

“是,小狐这边才是。”

还好没有被讨厌。


他偷偷打量着他的审神者,对他来说,小小的个子,白净的模样,说话轻声细语,和别的刀剑交谈的时候,会不自觉的,轻微咬着字。

——唇红齿白。

他不自觉冒出这样的念头。

直到很久的后来,有一次,他和她提到说话咬字的事。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敛起眉眼,和他说。

——大概是学习母语以外的语言时,落下来的习惯。

他才知道,他家审神,来自异国唐土。

她的家乡,近于温润的南方。

那里的人们,说话才叫一个好听呢,可都是吴侬软语~

——她那个时候和他说。

吴侬软语,那几个字,从她唇齿间说出来时,他感觉柔化了整池春水。

若是小狐丸入了现世,知道了有“宅”这么一种文化,大概就能知道,自己说不定有几分声控的属性。

只是,可惜的是,就在小狐丸还没能多听几次,慢慢发掘自己的属性的时候。

那听起来挺舒服的声音,再没在他身边响起。





那是按着刀帐号,安排的三条院子。

本丸占地面积不小,居住的刀剑也多,按着刀帐号,四方坐落。

于是,有的离审神者的居所近,有的离得远。

而刀帐号均列位在前的三条,则变成了离审神者最远的。

门口那边似乎传来些动静。

小狐丸几乎一秒站起,从坐着的姿态。

耳状的头发,随着动作,好像抖了抖。

是三日月出阵回来了吗?那带领出阵的审神是不是也…

脚下奔向门口的步伐,猛的卡住。

流光从那人深色的发丝上落下来,高挺的鼻梁,好看的眉眼,金色的饰甲闪闪发光,轻握间仿佛掌握生杀大权的双手,一方习惯的轻笼着刀柄,一方手持柳枝。

杀戮和柔和融合着,让人移不开眼。

可就是这么一个醒目又亮眼的人,他的身后,空气明晃晃的没有一个人。

小狐一下子难过起来。

“小狐,”那人看见他,笑吟吟的对他说,“我回来了。”

“是,欢迎回来,”他挤出些微笑,“三日月。”


“怎么,”三日月似乎察觉到什么,“不开心?”

他笑,“不,哪有。”

“唔,是吗。”三日月发出了老神在在的声音,“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去找审神谈谈怎么样?”

——眼神揶揄。

小狐丸一个激灵。

末了也只能笑笑,“那也得她愿意见我呀。”

已经半月了。

离从锻刀所出来,到现在,已经半月了。

没有出阵,没有内番。

那只存在于 各种“听说”中,日日忙着代领出阵的主君身影,也都看不到。

那人的音讯,如同泥牛入海一般。



作为刀剑,被主人长期不闻不问的原因,会是什么?

不需要吗?

不喜欢吗?

讨厌吗?

丢弃?



不安。

这整天荒度的日子,每天无果的等待。

一日日,一天天,都像无声的试炼。将人的心,放在炽热的火焰上灼烤。

——是不是,我通过了这试炼,才能得到您的认可?

——还是,这煎熬,到最终,也如同之前一日日的等待一样?盼来的,终究是无果的黑暗夜晚?

明明最后一面时,还那么温和的说着话。

为什么转眼,却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了。

呐,主上大人。

您告诉我呀。


“说起来,你这是…?”刚巧过来的石切丸,看向三日月手持的柳枝。

“啊,这个呀。”那双浸着新月的眸子,狡黠的弯了起来。

“是某个人魂牵梦绕的人送的哦~”

看着三日月的样子,石切丸心下了然。

心念一转,便是一句:

“主君送你的柳枝吗?三日月。啊啊,主君还真是意外的风雅呢。”

风雅吗?

戏弄着人的老头子,恍然间忆起现今,时值初春。

果真,
与初春相配的柳枝新条,真是再风雅不过了。

三日月不着痕迹的眯了眯眼。

只可惜,这难得的风雅,是为了谁呢。

“真是的!你们两个,”稚嫩的声音忽然响起。

“主君大人可是要你好好的,把给小狐丸的炼结带到呢,三日月。”今剑趴在坐着的小狐肩上,说道。

“这样欺负小狐丸太过分啦!”小今剑吐了吐舌头。

——你看小狐丸都难过成什么样了。

“哈哈,抱歉抱歉,”还是石切丸带着歉意说,“看见小狐的样子,一不小心就…”

这是该开玩笑的事吗?!!!

大狐狸一个炸毛,就蹦了起来,“石切你!”

“呀呀,抱歉抱歉…”

石切为人素来稳重,诚心道歉了,也就算了。

于是,剩下的就是…

“三、日、月!”

“哎呀…冷静点呀小狐。”

老神在在的三日月表示,我可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这个是送我的哟~是石切丸说是送我的呀——这样来强行甩锅。

就在小狐即将暴走的时候:

“嘛,这不是好事嘛?我这一不小心就…抱歉了呀~小狐。”

“好事?”小狐丸笑的一脸黑气,“嗯三日月你过来让我揍一顿就好了。”

“哈哈哈,主君给你送东西了难道不是好事?”

三日月笑着跳远了些,“那你不要主君送你的东西啦?”

“……”

“真是糟糕的性格啊三日月。”by今剑

“真是…别闹了,三日月。”石切丸一脸无奈。

“哈哈,要接好了哟,小狐。”


他伫立在原处,敛起玩笑,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拈着柔韧的纤细枝条,沿着恍若满月的弧线,向着小狐丸轻轻一挥。

那仿佛彩玉的光晕,便悠悠飘向了小狐丸。

在他指尖碰触上的瞬间,融入了身体,消逝了形影。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力量涌上来啦?”今剑轻快的望着他,“很暖和吧?”

“确实很暖和。但这是…?”

“这是炼结。”石切向小狐丸解释起来,“通过将刀剑回归为能量本原,补充到其他刀剑体内,来增加刀剑力量。”

“大家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不用担心哒,小狐~这对身体是没有害的~”今剑说道。

石切看着小狐丸沉默着不语,连忙补充:“是的,说起来,还确实是好事。这也是主君大人给你的礼物呢。”

“主君大人还是想着小狐的哟~”今剑仍然是一脸笑嘻嘻的,一语道破了重点。

“哈哈哈,所以才说是好事嘛~”

是吗。主上大人她…




连日来的苦闷终于消散。

他露出浅浅的笑。


他向三日月伸出手,想仔细看看那承载过主上心意的柳树枝条。

三日月却突然后退一步。

“哎呀,顺便一提,主君大人只说了要给小狐带炼结…”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小狐丸一眼,“所以说,这个——”

他晃了晃手中的枝条。

“——是我的呀”




远离了声嚣。

他独自踱在回房的路上。

望向手中鲜嫩的枝条。

主君大人难得的风雅…吗

唇畔浮起些笑。

——那可是个能将情诗,理解成普通送别诗的家伙啊。

小狐丸变得柔和的表情,又浮现在了眼前。

“嗤”


——

顺带一提:

三日月第二天就去问了审神,柳枝的事w

确认了审神只是“因为正好看见窗外的柳树,想着可以用,就拿来用了”——并没有什么别的,风雅的情意寄托在那上面之后,安下了心。

然后继续日常调戏小狐和审神_(:3 」∠)_


——tbc——

昂,好久没打过tbc了,感觉…感触良多( :3 )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躺平】

不,这个时候应该说:开完坑了就跑真!爽!( :3 )

咳,回正题,开始玩刀乱的时候,一开始接触小狐丸的时候,端着某站小狐丸的语音集,早先有了爷爷,就是没有小狐的我,是拒绝这口安利的【严肃】( ・᷄ὢ・᷅ )

揣着“小狐没来,我是一定不会看这个小狐丸的语音集的!!”,我头一次把持住了自己罪恶的手。

然而之后…哦!卧槽!这个耳朵一样的头发真的超萌啊!真的超想摸啊!

咦?cv是近藤?是云雀委员长?

咦?听说狐球反差萌特别强?本人超级礼貌?

咦?这里又有一个小狐丸的语音集?

……

对不起爷爷,对不起papa,对不起小今剑,对不起岩融,婶婶我要偷跑了( :3 )

然后……

看完视频的我飞翔!我炸裂!⁽⁽◝( ˙ ꒳ ˙ )◜⁾⁾

这个小狐真的超级礼貌!超级绅士!

说话的尾音莫名的有点上翘,这是什么!欲盖弥彰吗?故意的吗?引诱吗?

我血条清零的躺平了。【安详】_(:3 」∠)_ 

嘛,这都是第一印象啦

不过小狐丸的外形真是行走的荷尔蒙啊qwq

在这篇里,我可能更注意描写小狐绅士,有礼貌的一面,而且文力不足,刻画不出他全部的苏,还请大家见谅哈(⁄ ⁄•⁄ω⁄•⁄ ⁄)ྉྉ

我会更加努力,产出苏苏的狐球的( • ̀ω•́ )✧【咦好像哪里不对】

所以…诶嘿嘿 ̄﹃ ̄继续咸鱼式求赞,求留言【抱紧大腿】

评论(2)
热度(14)
© 大聋瞎小聋瞎都是龙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