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聋瞎小聋瞎都是龙虾

我才是澄澄的土拨鼠啊嗷嗷!

【爷审】都说了给我乖乖躺♂好(上)

——我就想写个啪,为毛会多出来这么多狗屁一样的背景情节啊😂

脏话有

爱撒娇的蠢【划掉】爷爷X(感觉会犯罪的)婶婶

OOC到没边😂【土下座】
OOC到没边😂【土下座】
OOC到没边😂【土下座】

提前给全世界所有爷粉致歉(´°̥̥̥̥̥̥̥̥ω°̥̥̥̥̥̥̥̥`)


※ 首发在群里,lof就当是存个档
之前的flag想推掉重写qwq 所以就让我再摸摸鱼_(:3 」∠)_ 

※ 好想写啪啊_(:3 」∠)_


——————

当她洗完澡,回到自己房间,拉开门,看清里面的景象的时候,审神是拒绝的。

于是她“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退后。

麻吉,这确实是劳资的房间啊。

然而里面却多了本来不该在的人。

麻吉,这冤家找上门来了。

不行,得赶紧撤。

审神3秒内做出反应,逃之夭夭。

只剩下房里的人,乐呵呵的看着她开门又关门,然后等着她再次打开门来确认情况。

然而左等右等,审神就是不出现。

于是他做了判定。

——自家审神,大抵是跑了。

“哎呀哎呀,大晚上的不睡觉可不行呢。”

——起身准备去抓人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审神者书房里,刚刚被【打开门就发现三日月一身寝衣跪坐自己床头 一副要侍寝的架势】吓到跑路的审神,一手抱着头,一手装模作样拿着文件,百思不得其解。

自家的三日月,锻出来的时候,就是一只2、3岁,软乎乎的小团子模样。

屈服在天下五剑最美一个的巨萌美颜下,审神一把玉刚,一把冷却材,的把他带大。

看着脸蛋软乎乎,萌哒哒的小团子,随着等级上升,一天天长大,身形也越发抽条。

战场上,越发流畅潇洒的身姿,让审神越发自豪起来。

每次都克制不住自己的麒麟臂,给基友炫耀自己在战场上偷拍的照片,只差大呼“吾儿甚美”!

然后被基友嫌弃——“你可长点心吧!他可不是你儿子!”

“等等,重点难道不是劝我不要偷拍,这是痴汉行为吗??”

“哦,原来你还知道啊。”【基友 · 嘲讽的眼神】

“……”

——是的,审神原本是把三日月当儿子养的。

小的时候,他端不稳饭碗,是她一口一口喂的;
晚上怕黑,睡不着,是她轻轻拍着背哄睡的;
闯了祸,或者不听话,也是她揪着打屁股的。



……

………

所以你要她怎么接受【养了好多年(划掉)天的儿砸,最近好像对自己各种暗示】´_>`

你想啊,他刚锻出来的时候,才那么点大,踮着脚,站直了都不到她腰。

遇见生人了,就怯怯的躲在她身后,抱着她的腿,抱得特别顺手。

这么一个乖巧又可爱的孩子,她简直恨不得一辈子宠着他,把他宠到天上去。

于是,宠着宠着,养着养着,来自小人儿的搂搂抱抱也就习惯了。

然而付丧神只要出阵,长得就比人类快。

大抵两三个月,就长成了鲶尾、骨喰般的少年模样。

这下也不能再让三日月和着自己睡了,只是曾经的小三日月,时不时还是喜欢扑上来搂搂抱抱 的习惯一直没能改掉。

不过,罢了罢了,自己一手宠起来的孩子,忽然不亲近自己了,还怪不习惯的。

等他再大点了,估计慢慢就不会再这样了。

对比自己的成长经历,审神有了这样的判断。

——于是由着去了。

完全没有注意到,在自己怀里,对其他刀剑露出得意神情的三日月。

——于是终于宠出问题了_(:3 」∠)_


是的,有一天终于问题爆发了。

在又一次搂着审神,借机吃豆腐,却仍然被当做小孩子摸了头,

对进来报告的长谷部,却敛了裙裾,正襟危坐,还推开了自己的时候,三日月,长期累积的不满,爆发了。

趁她送走长谷部,去关门而背对自己的时候,从背后咚住了她。

“?”

他唤她的名字,声音里透着不快,“您又忘了我的话了吗?不要对那个长谷部那么亲切。”

那个从他小时候就一直整天“主”长“主”短的家伙,那份狂热,他总觉得不对。

“只是普通的工作应答啊”

“可我不光是说这个,平日里也一口一个主,您有注意到这和膝丸的兄控有一拼吗?”

她稍稍一愣,就在他以为她终于理解了的时候——

“啊…”她露出理解的微笑,“长谷部主控,是公认了的属性,他或许只是想获得主君的认可而已。”

——不,他可不是单纯这么想的啊!!

“而且,有一个人随时记着自己这一点,我也很感激他呢。”

这…油盐不进的样子!

“您不要被他忠顺的样子骗了,那都是……”

“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说了,我清楚长谷部的为人。”

“他工作认真,严格要求自己,心地也不坏,是我的好部下。”

“你和他都是好孩子,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才让你产生了这样的看法。之后好好去谈一谈,好吗?这样的话,就不要再说了。”

——她显然根本听不进去。

——而且还又一次把他们当做孩子!

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劝说,完全行不通的情况下,他几乎是气急了

——于是他直接上去,对着她的耳垂嘬了一口。

留下了湿滑,又燥热的触感…以及,一个暗红色的印记。

然后,在长年单身狗 · 审神,又惊怒,又羞恼的反射般推开他之后。

果不其然,被勒令不许靠近自己十米以内。

不过没关系,他还可以像小时候一样,晚上偷偷去钻她被窝。

然后他就发现她房间从此加了一层锁😂😂

——那种从里面,用锁链缠住门的那种金属锁🔒……

“平时的那种普通门锁都还好办…这种整个锁都在门里面的…接触不到呀…”

——没错,这家伙是个惯犯。

曾经数次偷钻审神被窝。

不过那时审神仍只当他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小时候还是自己陪着哄睡着的呢,于是由着他搂着抱着睡。

可是呢,现在呢?

一时心急,大好福利就断送了呢。

嘛~也没事,这样她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异性”了,不是小孩子了,也是好事。

之后绝口不提那天他对她的僭越。

言行也端正起来,越发有了“三日月宗近”这把刀固有的形象气质。

就在她渐渐放下心来,开始觉得那天或许只是他一时气急,冲动之下的动作,并没有什么深刻意义——

再加上,自己和年幼的他以前也不是没有打闹过,那孩子,还学着五虎退的小老虎,小短手抱着自己的手臂,嗷呜一口咬上来,到了底,也没有下死手,只糊了自己一手臂的口水

——罢了罢了,看他最近老实,想必是知道自己做错了,还是算了。

于是也就不再,在原有的门锁上再加一层锁了。

之后,她倒也没有一早醒来,发现腰上多了条手臂,身边多了个人。


可是以为事情就这么过了,这页就这么揭过了的审神果然还是太甜了😂😂

因为她发现,自家三日月开始学会说一些意味不明的话——很有打擦边球的感觉。

卧槽,这谁教的!!

劳资的纯洁宝宝呢!!

到底是谁!趁我不注意教坏他的!

审神思来想去觉得…

笑面青江!这个锅一定是你的。

之后审神去找青江交♂流,然后却被教育了…´_>`

“那家伙好歹是个男人吧?男人变态有什么不对,咳,不是,你这个样子,比老妈子管得还严啊…”

“可、可是…他还是个孩子啊( ´•̥̥̥ω•̥̥̥` )”

“你见过个子一米八,实际年龄1000+,战场上杀敌如鬼,战场下喝茶像个老头子的【孩子】吗?”

“呃…我…可是我…”

“可是他是我一手拉扯大的孩子呜哇——”

嘴上经常开黄腔,实际上从没哄过女孩子的,笑面 · 纯情高中生 · 青江,面对忽然毫不讲道理哭起来的审神,实力懵逼。

牙白,因为不愿接受儿子已经长大而哭起来的母亲【划掉】女孩子,应该怎么哄啊(-ι_- )

手足无措了半天,决定学着审神哄小三日月时那样,微微揽着,拍拍背。

“唉…好啦,孩子总有一天会长大的,咱们也不可能一直让他像个小孩子似的,不是吗?”

“哦,你提醒我了。”审神忽然从他怀里抬起头来,认真的望着他。

啥?

笑面青江表示,事情的发展是不是有点糟糕?

——你真的打算让三日月暂停在幼年状态?!

审神者个个都是灵力强度百里挑一,甚至千里挑一,万里挑一的,这些人被集中到某一地区,极易对地区的灵力场造成影响,从而使灵力场内发生异变。

这点,从时不时听说某家本丸,刀剑幼体化,或者有人灵魂互换的事中可以看出。

也就是说——审神想办的话,也不是办不到…

笑面青江忽然觉得整个刀都不好了。

“啊——说着玩的…_(:3 」∠)_ ”

心里的大石头放下了。

青江大舒了一口气。

没注意审神顺势在他衣服上蹭眼泪。

等他回过神,就只能在心底默默担心,还会不会有鼻涕啊…

“咦?”他忽然发出疑问。

“咋?”

“婶儿,你耳朵这儿是什么(・・?)”

“嗯?”

他忍不住伸出手指碰了碰审神耳垂。

耳垂温度温温凉凉,手感挺好。

可是却有着和它体温不一样的暗红色。

“啊,这个…是不小心被蚊子咬了,手挠狠了,大概淤血了吧。”

“啊,是嘛?”

“是啊,你看这不是夏天了吗…蚊子挺多。”

“是…这样嘛…”青江金色的眸子眯了眯,“那你可得多小心小心这些蚊子呢…”

“好的好的。”


青江走后,审神后怕的摸上了耳垂。

神特么蚊子咬的(╯‵□′)╯︵┻━┻

这、这…

这特么不是那家伙那天给劳资嘬的吗😂😂【泪牛满面】

劳资以为在耳垂下面不会被发现的😂😂

玛德,总感觉那家伙是不是get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技能…

嗯?等等!

劳资今天是来确定青江有没有教坏我们家三日月的啊!!

卧槽他跑了!!


成功落跑的笑面青江表示,说话打擦边球,耍流氓是“三日月宗近”的固有技能。

不是咱教的,这个锅,我们不背,不背!

还有啊,那个从我一开始揽住婶婶,就猛盯我的,某只“大蚊子”,我只是个不明真相的前排看戏【划掉】吃瓜群众,

我还帮你助攻了的,你别打击报复我啊我跟你讲。


那么,时间回到今晚。

一方面,受到了惊吓的审神,躲进了书房,假装看文件加班,实际上是为了拖延时间,等三日月坐不住了出来找她——只要他出了她的房门,她就能打发他回自己房间,然后她再回去锁门,安全确认!( • ̀ω•́ )✧

另一方面,三日月确实没想到审神打开门,看见了自己,猛的关门之后,居然没有再次打开、进门确认。

——这和说好的套路不一样啊!

不过,这确实是对她来说,最好的解决方案。

——避开了“孤男寡女深夜共处一室”,处的还是她的寝室,这个危险的场景,她再做如何反应,都能安全正当。

可是,既然看穿,他又怎会任人摆布呢?

施施然,迈着轻快的脚步,他走了出去。

轻轻翘起的嘴角,却充满了自信。



此时,躲在书房里,一边抓着文件,一边在心里演练了好几场,怎么打发找来的三日月的审神,慢慢感觉到无聊。

——怎么过了这么久还不来?

按理说,大晚上的,大部分的人都睡了,现在想找她,只要去找有亮光的地方就行了。

那怎么…还没来呢?

——等等,该不会迷路了吧Σ(゚д゚lll)

那孩子从小就容易迷路,审神以前也是因为这一点操碎了心。

想到这一点,她有点坐不住了。

有些担忧的看了眼障子门。

终于,决定去看看。

可是她转了一圈,直到再次来到书房,都没有发现他的踪影。

心里的担心越发浓重起来。

这次怎么说,都要细细再找一遍了。

心里烦乱之间,偶然瞥见了书桌上一片散乱,便越发看不得,打算收拾书桌上的东西,捡拾完就专心去找人。

或许,这是她今晚最大的败笔。

——因为就是这一顿,她冷不丁的被人从背后抱住。

大半夜,又悄无声息。

她被吓得一抖,差点大叫起来。

“谁…谁!”被吓到猛抽一口冷气的声音,其实一点底气都不足。

“吓到您了吗?啊,抱歉呐”

近在咫尺的声音,再熟悉不过。

“三日月?!”

她终于敢偏过头看。终于确认就是他。

“你跑哪儿去了!!我到处找你都没找到!!这大半夜的,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会不会一不小心栽鹤姥爷坑里去了出不来吗?!!”

审神其实胆子很小,一直担心而惴惴不安,又被冷不丁的一吓,眼瞧着一直担心的人终于出现在眼前,好容易放下的心,终于落了地——然后这又惊又惧的后怕,就一下涌了上来——让审神差点哭出来。

三日月没曾想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一时无言以对。

不过审神也没给他回话的机会。

眼眶有点红红的,瞪了他一眼,就扭过头去,背对他。

伸手就要掰开他横在她腰腹的手臂。

他赶紧收紧了些。

于是引起审神——“放手!”

“不放。”

又搂紧了些。

竟然还敢不放!!

审神脾气一下子上来了,使了劲的挣扎。

可是他现在不想让她脱离自己的怀抱,一点都不想。

所以他觉得,这个时候最好转移她的注意力。

“好啦好啦,没有第一时间找到你,让你担心了是我的错,不要生气了,好吗?”

温言相劝果然有用——她慢慢不再挣扎。

“但是,我想问,您为什么要跑呢?”

怀里的身躯一下子僵硬了。

【还、还不是因为你…忽然那样坐在我房里…

嗯?哪样呢?有什么不妥吗?我们以前(小时候)不是也一起睡过吗?

哎呀呀,难道主君大人您…有了什么,不一样的想法吗?】

三日月几乎可以预想到以上这样的情景↑

可是,审神却绝对不会让它成真。

只是,她没能得到这个机会😂😂

因为吸取了被审神跑掉的教训了的三日月,直接跨入了下一步。


“哎呀,您听懂了我的暗示吗…”他低头,蹭进了那柔软的颈窝,“好高兴~”

骨节分明的左手,顺着身体的线条滑下去。

覆上她的手背,十指相扣。

温柔又不容拒绝的,将她的左手,按在了桌案上。

——审神危机一级警报:已经被形成了包围圈

——要、跑不掉了。



“呐,您说说话呀?”

温言软语,却编织着精心的步步陷阱。

修长的五指,抚上紧闭不语的双唇。

轻轻扇阖的纤长睫羽,掩映出毫不掩饰的“意图不轨”。


————tbc


作为一个新司机,

我就想写个啪啪啪,为毛会多出4000多字狗屁一样背景情节😂😂(つД`)

我是为了毛才给婶婶加了个这么个不好啪的属性啊(つД`)

啊…好想shi ´_>`

p.s 啪还没写…´_>`

好想写啪… ´_>`

评论(1)
热度(56)
© 大聋瞎小聋瞎都是龙虾 | Powered by LOFTER